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hua2544133的博客

中医仁术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讲 故 事  

2012-02-29 17:06:11|  分类: 自家的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讲   故   事  一、

     1975年朱兄XX,50多岁,中等身材,精明能干,为人厚道,低调做人。当时商品粮相当珍贵,故他迟去大队支部书记职务,“农转非”到县磷肥厂,我俩都是采购员。朱兄大我20岁左右,虽不长晤面,但见面后无话不谈。

      某日,朱兄说“给你讲一段家庭往事,有点迷信,信不信由你,我以三十多年的党龄向你保证,句句是真话”。“我弟兄二人,哥哥早年参加八路军,解放战争时期牺牲了。解放后哥哥经常给侄男哥女的晚辈亲热,附到他【她】们身上闹得疾病突然发作。找明眼人看看,说是我哥哥。我妈妈到场大骂他一顿,转瞬间一切正常”。

      “某日,哥哥阴魂附附到人身,大哭大闹,非要见妈妈和我”。妈妈和我到后,他说:“新郑县搞建设,他死后埋在新郑县城墙上,去的晚了,他的死骨便找不到了”。妈妈炕了油馍,和旁院的哥顺着铁道直奔新郑县。到达新郑县城墙时,老乡正在吃中午饭。说明情况,一位老乡说,当年埋他哥的时候借的是他家的门板,记不清埋在什么地方,大概在那个方向。借了一把铁锨、一把抓钩。围观的人很多。点燃了几张烧纸说:“哥、你叫接你回家,你给个灵验”。烧纸灰没有动静。又点了几张烧纸,话又重复一遍,烧纸灰仍无动静。第三次点燃烧纸说:“哥、你叫接你回家,你一点灵验也不给,这是最后一次,你再不给灵验,这吗大的地方也没地方找,我和XX哥只有回家了”。话刚落音,当时无风无火,烧纸燃烧着突然飞起一丈多高,飞出两丈多远,落在扒断的城墙处。我立了立足,抓钩刚刚够着烧纸着落点,一抓钩钩出一小半片头盖骨,又找到几块小骨头,再也找不到什么了。估计其他死骨已经埋入大坑里了。回到家后,按照风俗,补全四肢,入土为安。之后数年,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  突然间,家里鸡犬不宁,闹腾了好一阵子,哥哥阴魂不散,附到人体说:“得把他的未婚妻找回,替他行孝”。说他的未婚妻在:“山西省,某某县,某某村,某某家”。

      哥哥小时候,妈妈给他养了个童养媳,十岁那年她在地里挖野菜丢失了,到处寻找,渺无音信,至今已经十年左右。不得已,又和旁院的哥哥一同前往山西省某某家,说明来意,很顺利把嫂嫂领回西华县。

      原来嫂嫂十岁左右时,人贩子把嫂嫂卖给此家,待她年长到合婚的时候,嫂嫂神经了。她终日疯疯癫癫,什么活也不干,还闹得家里不能安宁。尤其是那位所谓未婚夫,不能接近她,一旦接近她,不是咬就是抓,拳打足踢,拼死格斗。闹得此家一点办法也没有。后来此家请来“护法官”,上香烧纸钱后,嘴里念念有词。在院里、屋里转个

 

遍,看见窑洞顶部木钩挂了个馍篮子说:“你能把馍篮子挺掉,我就不管了”。话音刚落,馍篮子忽的落地,十几个窝窝头摔的满地乱滚。“护法官”说:“这事我管不了,她从哪来,您还是把送回去吧”。

      这下子难坏了此家。她光记得是河南省的,连什么县都不知道,往哪里送呀。就这样和嫂嫂顺利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  又过了二年,妈妈给她找了户善良人家,当闺女把她嫁出了门。从此家里再也没有闹过什么事。

      后记:我对此事半信半疑,信多于不信。孔夫子说:“敬神有神在,不敬方何碍”。老子也说:“玄之又玄”。况今世之人,为了父母地里的二亩黄豆,或为了爸爸妈妈口袋里的几百、几千“乾隆通宝”闹得不可开交。当然大孝子、大孝女儿大有人在。孔夫子还说:“不知事人,焉知事鬼”。是“生孝顺”乎,死“孝顺”乎?

      讲   故   事   二、自家的故事

      2012年2月29下午5点10分,和老伴看电视剧“娘家的故事之爱的代价”第三十九集,沈家大儿媳贷款800万元炒股时,老伴突然潸然泪下说:“我年轻时家里在困难也没借过钱。记得还是二女儿出嫁时,你叫我去【群才家】借300元”。【苑枝】说钱昨天【大套】拿去了,外出办事。群才说大套没走,上午还见他。群才随即把钱拿回。我记得咱卖了棉花,300元立即还了他们。

      那时间孩子们压岁钱一分也不敢花,留着给孩子看病用。口袋里的小手绢,四个角都是窟窿,都是咬药片牙齿割的。生下二女儿,妈去扶沟县看病住院,刚满月,妈回来。“妈、您好了”?“好了”。“你想吃啥,我去做”。“给我打两个鸡蛋荷包”。妈想我坐月子鸡蛋多着呢,老月子谁还给你送鸡蛋,还是后庄咱妈送来的鸡蛋还剩几个。生了二女儿没几天,下雨了,切的红薯片还在北地,拉着架子车,刚拾红薯片装好架子车,四叔【赵树德】,矣、矣、矣,这还了得,会生病的。你赶紧走,我给你拉回去。四叔把红薯片给拉回家。到了夜里,牙齿上下哒哒的叩起来,浑身发烧,赶紧拉棉被蒙住头,一会出了一身汗。第二天便痢疾起来。去看病还没钱,记得化火头大娘前天拿20个鸡蛋,兜住去卖。走到惠虎大娘门前,大娘问你去干什么?“卖几个鸡蛋”。“傻孩子,看看你的脸,你还卖鸡蛋”。“家里鸡蛋多,吃不完”。到卫生室去拿药,我还没满月,可不能插住奶。记得吃的是红霉素,吃吃好了。

     妈从扶沟县住院回来就问我:“给放的红薯笼头[注1】吃了没有”?“吃了”。那时候吃的都是坏红薯干,有点苦头。有一天找东西,在妈的屋后墙上见挂个兜,里面晶晶样样用布包裹着,打开一看是“红薯龙头”。

     刘娃奶奶问咱爹:“给儿媳妇炸油条没有”?“没有,她妈去住院,我一个人咋炸呀”。“咱爹恁好的人,不知道是真没东西,还是不当家”。

     做好饭小孩都是抢着吃,我看着心里高兴。心想,孩子们啥时候能长大呢。现在可好了,他【她】们都长大了,有的不理解你:“妈、您几十年都干点啥”?不理解你,不知道那时候的苦日子。“妈、俺小时候连个苹果都没给买吃过,你光说叫给你亲,就是亲......”。“你看看现在,俺的儿子,想吃啥有啥,都给买到跟前”。“你小时候没吃过苹果,我也没吃过苹果。也不是买了苹果我吃、不叫你吃。你......记住我是你妈就行了”。......

     “那时候你在郑州,也不知道俺在家咋生活的”?

      老伴在哭述着,我握住她的手,似乎这样能减轻她心理的创伤。

     后记:回述往事,怎能忘怀。那时月工资41元,每月伙食费20元,吃吃香烟,所剩无几。在郑州工作18年,年年中秋佳节、春节都回老家和父母、妻子、儿女团圆,因为怕不回家,父母不高兴。记得1961年春节回家过年,虽说每月吃粮标准26市斤,还节约50市斤白面带回家。因为农村吃粮食比城市更困难。今忆此事,颇多感想。当时听说火车上发现携带粮食,一概查收,故精心谋划。做了一件“面背心”,前胸后背大概装了20多市斤面粉,两个蜡纸筒装的满满的,大概也有五、六市斤,两个大衣兜各装一个。还有内衣兜、裤子兜、提兜都分小包化整为零。当我到达许昌下火车,自行车起件也随火车到达。骑上自行车,飞奔80公里,当天到家。妈妈看见雪白的面粉,心情的喜悦,难以用文字描述。今记当年满身“白面盔甲”的英雄气概,恐怕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  注1、红薯笼头:是红薯瓤和红薯地上部连接处,这个部位比红薯瓤好吃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